手机抖音网页版登陆

江雄风心甘情愿用“王先生”来称呼王伦,风如龙何等精明,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江家的势力不容小觑,江雄风本人更是谭城第二有钱的人,但面对王伦都自甘降低一头,可想而知王伦如今的影响力。

“王先生,原来大家讨论得沸沸扬扬的那个神秘内劲高手,就是王先生你。”

风如龙也是满脸的恭敬。

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了,一人之力,就足以撬翻谭城的一个世家!

王伦发现江雄风和风如龙面对自己时姿态都刻意放低了,虽然没有沾沾自喜,但也没阻止对方这么做。

他有这份实力,当得起别人这样敬重他。

所以,他懒得谦虚客套,那样太矫情。

“钟鼎跟风如柳差不多,都派人杀我,是死有余辜。”

王伦淡淡地开口道。

江雄风深以为然,说道:“他们竟然威胁一名内劲高手的性命,的确该死。”

现在他也明白过来了,那晚王伦向他找能更换雷克萨斯前挡风玻璃的人,说玻璃被子弹打穿了,袭击的人肯定就是钟鼎派出来的了。

心悸少女私房红色艳丽露背长裙清纯性感写真

在论坛上“情深无语”这个新号霸气回应所有的质疑,将恶毒谩骂部压制下去,行事风格非常霸道,现在看来,也符合王伦的作风。

王伦对于敌人,从不会心慈手软,面对敢挑衅的人,直接就会还击回去,幸好他跟王伦不是敌对的关系。

“王先生,那以你现在的修为,岂不是跟姚老爷子并驾齐驱?不,姚老爷子毕竟年老了,王先生你应该是谭城第一高手了。”

风如龙兴奋说道,能跟这样的高手拉上关系,对现在的风家大有好处。

王伦笑了笑,说道:“这个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不过我这边需要两位封住消息,不要让消息大范围地扩散了。”

他不想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江雄风和风如龙一口答应下来,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向外透露这消息,不会让王伦被谭城普通民众大肆议论。

至于谭城一些大人物,则多半能根据蛛丝马迹分析出来,不过想来王伦也不会在意。

王伦没有继续第一高手这话题,转而感兴趣地问道:“你们两人怎么同时来了?”

“我跟雄风老弟的私交很深,他昨天得知风如柳被杀后,就联系了我……”

风如龙讲了一下经过。

江雄风猜到杀风如柳的人是王伦,从老朋友风如龙这儿获得了一些信息,按捺不住,所以今天就一起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也好,不嫌弃的话,午饭就在我家吃吧。”王伦笑道。

两人自然高兴答应下来。

风如龙不避讳江雄风在场,说道:“王先生,现在我已经基本掌控了风家,但没你给的机会,我不可能成功。”

“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钱不是很多,只有两千万,但以后如果王先生但凡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风家会义不容辞。”

“钱我收下了,”王伦直言不讳,“适当照顾风家也行,不过如果借我的名头去办事,我不会同意。”

他没打算当谁家的靠山,更不希望有人仗着他而狐假虎威。

风如龙连忙点头:“这当然,我懂得分寸的。”

王伦这样的大人物,他当然不可能收服,能跟王伦打好关系就不错了,所以王伦这话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钟家的地位,风家应该能取代了,至于新的第三大世家……”

王伦说到这时,江雄风忍不住激动起来。

“第三大世家之争应该会有些冲突发生,如果江家真碰到了危险,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王伦说道。

江雄风听到这话,顿时大喜。

有王伦这话,江家可以参与到争斗中了,结果再查,也不至于被灭门,毕竟有了王伦的承诺。

他现在把王伦的一句承诺,看得比什么都重。

谭城地方不大,王伦内劲大成的实力,足以震慑住整个谭城了。

几人又聊了一阵,风如龙也提到了风羽。

风如柳被杀,以及风如柳的另外一个儿子风亮被抓了后,就只剩下风羽了,不过风羽赶在被抓前就失踪了。

与此同时,风家的一笔两千万资金,也被风羽划走。

风如龙好意提醒,说以风羽的性格,很可能会躲在暗处,设计针对王伦。

……

吃完午饭后,王伦送风如龙和江雄风离开了。

他虽然没有承诺当风家和江家的靠山,但表态会支持这两家,相信风如龙和江雄风以后会主动向他示好。

他要把印山村打造成理想中的王国,就需要一些人的帮助。

至于风如龙给的两千万,他打算连同以前的一千来万,注资进印山集团中,当然,前提是先得组建这么一家公司。

王伦在家计划了一下,就去了村部,跟陈若兰商量了一番。

印山集团会很快成立,会将印山盆栽、印山蔬菜这两个待打造的品牌收入麾下,集团的老大自然是他。

而陈若兰因为是村长,不适合在印山集团里担任具体的职务,王伦也跟陈若兰说好了,陈若兰以后就当印山集团的特别顾问。

这事于是提上了日程,王伦打算最近就办好。

第二天,王伦给飞天阁送了一点顶级蔬菜,叶明媚很高兴,刚好有几位来自省城的大商人在会所,在叶明媚的介绍下,王伦跟那几个人初步认识了一下。

有叶明媚帮忙,那几人都记住了顶级蔬菜来自于印山蔬菜基地,王伦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不用他刻意去宣传,印山蔬菜这个品牌,就进入了社会精英阶级的视线里。

随后王伦去了工商局,办理了成立印山集团的一些手续,印山集团法人代表是他,注册资金三千万,经营范围自然跟农业有关。

如果陈若兰在场,会看到经营范围不仅包括农业种植,还包括农业观光,农业科研等。

总之,王伦的构想里,印山集团是为印山村服务的,有这块招牌在,像招聘人才、吸引项目等,都会便利很多。

再次回到家里,王伦被农技专家喊了过去。

“王老板,蔬菜大棚已经搭建好了,土壤肥度、酸碱度也合格了,我按照你的要求,从市种子公司买了一批种子回来,可以种植了。”

王伦笑道:“那很好啊,现在就能开始吧,我让人过来。”

“好,这些蔬菜种子能同时种下,后期我会经常来管理一下。”农技专家点了点头。

王伦便雇了一些村民过来,专门帮他栽种蔬菜种子。

原本他的打算是用灵水浸泡种子,然后再栽下去,但现在灵水不够用,只能先作罢。

村民一来,王伦自己也进了蔬菜大棚,和村民一起干活。

……

省城长星,长星国际机场,一位看着很精明的年轻男子,正盯着从通道走出来的旅客,眼睛不断搜索,寻找跟描述符合的那位用毒高手。

这是少主风羽交待给他的任务。

风如柳被杀了后,风羽匆匆离开了风家,现在呆在一个秘密地方,躲避风如龙的人马的搜捕,同时计划对付王伦。

“少主,从泰国飞来的航班到了,我正在接人。”

郝良浩边观察,边向风羽汇报。

“嗯,接到人后,再给我打电话。”

风羽的声音有些疲累,显然是仓皇逃窜过程中,精神和身体损耗很大。

“是,少主。”

郝良浩应道,在最后几位出来的旅客中,顺利找到了要找的人。

“你好,贡山巴盖大师。”

耗良浩连忙迎上去,客客气气打着招呼,不敢怠慢了面前这人。

这人身材魁梧,年纪很大了,头发白,却梳理得一丝不苟,拄着拐杖走出通道时,就像一名优雅的绅士。

然而郝良浩却不敢真认为对方是绅士,对方可是用毒大师,传闻能杀人于无形,在泰国是谈之色变的存在。

“风羽派你过来的?”

出乎郝良浩的意料,贡山巴盖大师说的是华语,还是比较标准的普通话。

“是的。”郝良浩赶紧应道,心中有些疑惑。

贡山巴盖大师听得懂而且会说华语,倒也不让他吃惊,他意外的是,对方说话的声音像中年人,不是老年人的那种苍老声音。

“走,去见他。”

贡山巴盖大师拄着拐杖就往前走了。

郝良浩跟上,发现对方的一双手很长,看似没任何威胁,但天知道这双手随便一动作,会不会就放出致命的剧毒出来。

他带着贡山巴盖大师走出机场,快要上车时,才记得要给少主打去电话。

“贡山巴盖大师,请等一下。”

郝良浩拨打了风羽的手机。

“人接到了吧,那探探他的口风,用些方法,试探下他的本事。”

风羽吩咐着。

风羽不希望重金邀请来的用毒大师徒有虚名,虽然他跟贡山巴盖联系的那个渠道很可靠,但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

“好的,少主,我知道该怎么做。”

郝良浩一边说,一边去看旁边一言不发的贡山巴盖。

打完电话,他正要想办法对贡山巴盖旁敲侧击,打探对方的用毒本领,不料贡山巴盖却冷冷走了上来。

“风羽不放心我,叫你试试我的本事?”

贡山巴盖冷冰冰说道,那双黑少白多的眼珠盯着郝良浩,不知为什么,郝良浩感觉好怕。

“没,没。”

郝良浩尴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