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5app安卓

..co,最快更新超品农民最新章节!

郭群其还没说话,莫长风就先说道:“好,刚好我也能传讯联系林长老,大家可以亲耳听听这两位长老的说法。”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

传讯联系了曹黄角,接着又联系了林赛,众人听两人分别讲述了审问的细节,然后结合两人的内容进行对比,发现两人说的内容吻合。

确实是郭群其怀疑的那样,梁小飞在临死前并没有明确承认其在炼器坊之外,有暗中勾结和联系的反贼。

“莫长风,这下怎么说?”

郭群其怒视着对方。

莫长风仍然很平静:“诸位,梁小飞死之前是没有给出答案,他可能和某个反贼保持着联系,也可能没有,一半对一半,但根据万剑门这三个月的调查,此人在修炼时所使用的法宝,有着明显的变化。”

接着,莫长风拿出了一枚玉简,激活之后,里面的内容呈现在空气中,形成了光幕。

画面中,是梁小飞在自家住处的后院修炼,梁小飞是一名刀修,所用法宝基本和刀有关,修炼的画面在播放,莫长风则在旁边解释。

“这是两个多月前的场景,距离现在五十一天,可以看到梁小飞所用的是一把下品宝刀,之后的一个月都是如此,这里有大量画面,大家先观看。”

画面播放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梁小飞修炼时经常用的就是一把下品宝刀,以及一套由十四把小飞刀组成的下品法宝。

时尚大片默契十足

“一个月前,梁小飞的法宝得到了改善,大家也能看到,他开始经常使用一把暗青色的宝刀,品级大家也能够看出来,是中品宝刀,比之前的下品宝刀可是提高了一个大等级。”

“梁小飞是最底层的反贼,这几个月也联系不上他的上级,我们监控后也没发现风洞反贼势力派人给他送宝刀或者其他修炼资源,估计他的那把下品宝刀才是风洞反贼势力赠送的,按理,这最近的一个月梁小飞是拿不出那么多灵石,购买到这把中品宝刀的。”

莫长风边说,边出示了证据。

是奇珍阁在邺州长野城的分阁拿出的交易记录,上面显示是梁小飞购买了这把中品宝刀。

“以梁小飞在晶澜炼器坊拿的酬劳,十年都未必能够买得起一件中品法宝,这点大家都清楚。”

莫长风说的也是真的,梁小飞只是筑基境修士,凭借自身实力是没法杀人夺宝弄到中品法宝的,而一件中品法宝的价值很大,晶澜炼器坊的掌柜苏进取可能用上炼器坊两三年的利润可以买得起,但绝对不可能支付那么多的酬劳,让手下梁小飞在短短几年内就能买得起一件中品法宝。

“莫门主应该不会忘记考虑其他情况,比如梁小飞在晶澜炼器坊的地位很高,拿得到很高的酬劳,比如梁小飞自己有积蓄等等。”

郭群其还是开口进行了反驳。尽管他知道莫长风肯定还藏着话没说出来,但就是忍不住要先进行驳斥。

“是

的,郭宗主说的有道理,”莫长风微笑着又出示了一块玉简,激活后将里面的影像投到了空中,供人观看,“只不过梁小飞再怎么有积蓄,晶澜炼器坊再怎么给他开高酬劳,他也不能在购买了一件中品宝刀后,还能够买一张一次性使用的中品遁地符篆吧?”

“此外,林长老和曹长老那边已经拿了梁小飞的储物袋,还搜查了梁小飞的住处,刚才两人也跟我们汇报了,大家都听到了,知道梁小飞的住处的修炼密室中,还藏有将近两千块的下品灵石!”

“如此之多的修炼资源,光靠积蓄和酬劳,根本没可能得到,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推测到,有人在暗中资助梁小飞,给梁小飞这些修炼资源。”

莫长风的话,尽管只是推测,但有理有据,大家还是倾向于这种判断。

郭群其知道没可能否定莫长风的这个判断,不可能说服其他十家宗门的宗主,也就没有出声。

反倒是沉仙谷的宗主出声问道:“为什么万剑门笃定和梁小飞保持联系的反贼是王伦?可有王伦暗中资助梁小飞的证据?”

这话,郭群其也想问,但忍住了没有去问,此刻竖起了耳朵,打算听听莫长风又能给出什么理由。

事发到现在,他还没有去过问梦泽城商会以及王伦的情况,但相信王伦不会和梁小飞扯上关系。

“梁小飞的生活圈子说大是大,毕竟作为经营执事,和多个客户保持着联系,但说小其实也小,因为不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绝大部分人是做和阵法有关的生意的,理论上,任何一个客户都可能是暗中资助梁小飞的人,也就有可能是反贼。”

“说这个,大家应该也会赞同。”

莫长风打住不说了,等着众人的反应。

没人表示反对。

梁小飞的修炼资源,目前看起来,十有八-九是有人暗中提供资助,而这个资助的人,完有可能是反贼。

“根据我们的调查,和梁小飞接触过的修士,数量超过了五百人,看起来这些人都可能是嫌疑人,都需要被查,但仍然有着侧重点。”

“侧重点就是二十一天前,梁小飞睡下后说梦话,负责监控的人在外面听到了梁小飞在睡梦中自言自语的几句话,梁小飞说羡慕王伦随便拿出点灵石就能帮助自己买下法宝,如果自己有王伦的身家就好了。”

“这话因为是梁小飞突然说的,我们的人来不及用留音石记录下来,但根据梁小飞睡梦中说的这话,王伦有可能就是暗中资助灵石给梁小飞的人。”

“另一个证据是,就在最近,梁小飞去了梦泽城商会谈生意,和王伦碰面了,之后交给梦泽城商会第一批晶盘时,是梁小飞单独去的商会,也见到了王伦,所以这两人私下里是有接触的。”

莫长风说完,看向了郭群其。

郭群其冷笑:“说的梦话也能作为证据了?何况说没说都不知道!此外,梁小飞的住处内多出来的

下品灵石是谁的,恐怕莫长风心知肚明!”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莫长风很平静,“说的梦话确实存在,咱们可以不当做证据,但也能证明在梁小飞接触过的几百修士中,王伦是最有嫌疑的之一,理应现在就控制王伦进行调查,容不得马虎。”

郭群其没去问梦泽城商会的人,王伦是不是见过梁小飞,知道这事肯定是真的,毕竟是可以查的,莫长风不会犯简单的错误。

郭群其清楚,王伦一旦被打为反贼嫌疑人,之后万剑门就能顺势介入,会有什么对付王伦的暗招,他也不知道,因此最好是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要知道万剑门可以像现在这样,臭不要脸地抹黑王伦,给王伦安罪名,王伦被调查的话,万剑门光是抹黑王伦,就能让王伦背负反贼嫌疑人的身份翻不了身,到时候即便缺乏证据惩罚不了王伦,但对灵宗来说,王伦恐怕也不能留了。

毕竟,其他十一家宗门会说,灵宗收留一个和反贼扯上关联的散修是怎么回事,灵宗应该避嫌,他倒是能顶住压力,继续留着王伦,方便以后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但灵宗内部势必也会有不同意见,搞不好会有人逼着他将王伦开除,就像是万剑门开除陆明那样。

虽说这样的后果是可能发生,不是一定发生,但郭群其也不愿看到万剑门主导这件事继续进行下去。

他必须要进行阻止。

“莫门主说的危言耸听了,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要重点审问王伦,可别忘了,王伦之所以加入了灵宗,是首先灵宗审核过了王伦的身份的,以莫门主的意思,莫非是在认为灵宗审查的不严,又或者是认为灵宗故意将有反贼嫌疑的王伦收进来,灵宗和王伦沆瀣一气?”

郭群其故意怒视着莫长风,用比较愤怒恼火的语气说道。

“郭宗主言重了,”莫长风摇头,“灵宗也好,万剑门也好,都是对反贼零容忍的宗门,我相信灵宗的清白,只是怕灵宗也被王伦蒙蔽了,要知道现有的信息显示王伦有可能和反贼有关,即便王伦是反贼的几率只有千分之一,咱们十二-大宗门对反贼深恶痛绝,自然也应当本着认真的态度进行调查。”

言下之意是万剑门要继续主导这事进行下去。

其他十家宗门的宗主的态度,莫长风一点也不担心。因为面对疑似反贼的人,这些宗主的态度就是宁肯错杀也不会错漏,一定是赞同调查王伦的。

他的目的已经快要达到,因为郭群其绝对不会同意启动对王伦的调查,所以他只需要再等待一会儿,便能亮出目的,逼着郭群其两选一了。

“好,姑且莫门主说的有理,但王伦是灵宗的人,就由灵宗来审问王伦,到时欢迎们十一家宗门的人过来参与。”

郭群其也不是吃素的,给出了新的理由,目的仍然是不让万剑门主导这事。

莫长风却很狡猾,看向了其他人:“若是这些宗主同意的话,我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