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老铁视频并安装

“道家天宗一直鲜少插手凡俗之事,南公所言此人的确不同。”

“如南公所言,领军之人既是天宗的弟子,无论如何,我都要见上一见,只消有些作用,说不得事情便有转机。”

于楚南公之言,大祭司不疑,况且对方也没有骗自己等人的必要,过不几日,那道家天宗的弟子便会到来,期时,自会有真假而出。

思忖诸般,或许如南公所言,蜀山这一次的确有劫难,但敌秦之事却非他们所做下,而道家天宗的弟子一向超凡,固然为秦国封君,但起些作用也是够的。

语落,在场的其余蜀山长老为之颔首,此法却是如今能够想到的最佳办法了,不然,和秦国锐士对战?无疑于找死。

“不知南公可有法策相教我等?”

旋即,大祭司持红木之杖在前,继续在碎石路上而进,前往不远处高大的浅灰色石殿,樱树生长左右,初夏时日,芬芳缭绕。

更有一株株藤蔓环绕其上,绿意盎然,站立在山顶之上,气息清静悠然,临近石殿,更有两只日夜不息的火盆散发热量,更有四位身材壮硕,上半身的汉子持戈而立。

楚南公今日既然来告知他们此事,想来也不仅仅是告知他们此事,多年来,于楚南公在楚国的名声也有所耳闻,世所传言为智者。

相对于他们这些数十年都未出蜀山的人,谋略定然超越他们多矣。

“哈哈,南公能有何策献于诸位?”

“如今大势在秦国,其虎狼之师更胜数十年前的秦将司马错所率兵士,贸然抵抗,断然不可行之,大祭司所言同道家天宗玄清子相谈,以期祸患不存。”

书屋美女

“此举或有些作用,但蜀山之内,定然会有一些人因此而陨,此理,大祭司应该明悟,是故,若是依从南公之策,与其正面而对秦军,不弱诸位率领蜀山之民,迁往它处?”

楚南公跟随在大祭司身侧,持阴阳木杖,身躯略显佝偻,苍老的笑声回荡,迎着身侧蜀山大祭司与诸位长老的目光,虽口中自谦,但话锋一转,便是落在它处。

“迁往它处?”

行在前方的大祭司神色一怔,亦是皱纹弥补的面上眉头一挑,他们再次生活了数千年,岂可说迁走就迁走,将先祖留在这里的一切抛弃,那……是万万不能的。

“迁往它处?”

“这……万万不可,这里是上古轩辕黄帝诏令我族镇守之地,而今那凶魂仍在,扶桑永存镇压,我等岂能够迁往它处,抛弃先祖所在之地!”

大祭司还未出言,一侧的其余长老同样的神情先是一愣,而后大惊,彼此快速的相视一眼,南公此语太过于荒谬,其人应该也知晓这里的状况,怎可提出此策?

“不错,迁往它处!”

“无论蜀山是否有敌秦之意,但蜀山的存在,对于秦国蜀郡之地,却是一个不受掌控的存在,依据秦法,对于不受掌控的存在,要么直接摧毁,要么直接征服。”

“大祭司与玄清子一谈,或有作用,但不过使得蜀山内的人少死一些,到时,等待大祭司的仍是一纸诏令,难道大祭司愿意蜀山臣服在秦国麾下?”

于四周的一道道不满之音,于四周的一道道不悦目光,楚南公自是感觉的到,不过那些种种对自己自是造不成什么阻碍。

这里,能够做下决定的,唯有大祭司一人。

“臣服于秦国?”

“绝无可能,我等先祖乃是轩辕黄帝坐下大将,血脉尊贵,又有人皇诏书在此,岂可臣服于一诸侯邦国,失却先祖颜面。”

“大祭司,我族宁愿拼尽最后一人,也不会屈服于秦国!”

蜀山的传承数千年,岂是一个秦国所能够媲美,如今让他们臣服于秦国?决然不可能,数百年前,蜀国之王也曾想让蜀山臣服于他,但却被蜀山拒绝了。

加持有五丁力士的存在,加持蜀山结界的力量,加持蜀山地势之要,蜀国之力未能够侵入此地,如今,面对秦国,或许超越蜀国多矣,但他们无惧。

话音刚落,一位位身着奇异服饰的蜀山诸多长老,浑身上下诸般斑斓之力浮现,手持各式兵器,一道道明光闪烁的双眸瞪得浑圆。

“不知大祭司可曾听闻数百年前晋国赵氏一族赵武之事?”

“下宫之难,赵氏灭族,赵武独存为孤儿。然正是因为一人,其后未敢忘记荣耀,重振赵氏一族,乃有如今的赵国。”

“若然当初的赵氏一族族灭,焉有如今的赵国?亦或者数十年前的燕国伐齐之事,若然齐国直接投降,身死族灭,焉有后来的田单反攻,大破燕国之事?”

楚南公看向大祭司,数千年来,阴阳家与蜀山固有交情,对于蜀山所背负的使命也知晓,对于蜀山的荣耀也知晓。

但诸般使命,诸般荣耀,在生死存亡面前,实则都微不足道。

“上古之时,蜀山一族秉承人皇诏令,坐镇于此,镇压蚩尤凶魂,那是蜀山的荣耀,然,若是蜀山族灭,亦或者被秦国征服,诸般荣耀都将俱往矣。”

“南公一路走来,那些平凡的蜀山之人,实则于外界诸夏之人一般无二,诸位应知晓,他们是无辜的,不应该为几个犯错的蜀山之人,背负血的代价。”

“况且,这里的蚩尤封印,秦国不会坐视不理。”

言语未停,继续而道,蜀山久居此地,只记得上古的荣耀,却未一观如今诸夏的变化,春秋以来,战国并起,那些诸侯之国哪一个的先祖不比蜀山尊贵,哪一个先祖不比蜀山荣耀。

可惜,他们都深深忘记了一件事,只有存在着,才会有一切的希望,百多年前,魏国侵占秦国河西之地,占据半个关中,时刻威胁秦国核心。

但秦国妥协了,留得喘息之机,才有如今的秦国,道理之说,自己已经言明,只剩下大祭司与诸位长老如何抉择。

“南公,此事……事关重大,非直接可下断言,待我等商议之后,在做定议!”

“请!”

“说来,南公今日入蜀山,所为者,想来不仅仅是告知我蜀山即将有大难吧?然无论我等做出怎样的结果,都应南公之恩。”

大祭司沉吟许久,听着身侧耳边一位位长老之音,心中纠结万分,心间极深处,亦是不想要迁移它处,这里有着蜀山的一切。

若然蜀山之人迁移它处,那么,蜀山将不负存在。但南公一语,那些平凡的蜀山之人却是无辜的,为了乌远、乌断等人的愚蠢行为,不应该付出如此代价。

不过,无论如何,此事不可能直接作出决定,一步踏出,已然先一步入巨大的石殿之内,手臂相迎,其内明亮的厅殿而显,一如典籍中记载的上古事物。

并未有如今诸夏盛行的明晃之柱,并未有精致的绒毯,并未有珍贵的条案,有的仅仅是一个个植株藤蔓编制的蒲团,分列其内。

“哈哈,大祭司明见也。”

“南公此行,一则是来向蜀山告知劫难,以做准备,二则是想要大祭司赐下两件事物,若可,南公愿意以《黄石天书》精髓相传!”

大祭司在前,屈身盘坐在上首的蒲团之上,楚南公阴阳道礼,坐于下首,其余诸位长老,各就各位。闻大祭司之言,楚南公倒是没有避讳,缓缓一笑,道出来意。

“哦,南公愿意以《黄石天书》精髓相传?想来所要之物非凡,且说来,若是于蜀山无碍,自当以此物谢之。”

《黄石天书》!

此书大祭司自是知晓,上古之世,传闻人皇便是因此书受益良多,不过后来却是归于人皇的祭祀手中,一直传承落在如今的阴阳之内。

若然蜀山可以得此书,当得大妙,顿时,大祭司面上喜意而闪,直视楚南公,不知对方想要从蜀山得到什么,只要对于蜀山本源无碍,皆无妨。

“自是无伤蜀山本源。”

“南公想要赐下之物,一者为上古蚕丛氏之双瞳,二者为三代禹王治水之时,于岷江投下的赤龙火珠,如今,岷江无碍,水利横行,赤龙火珠想来无用矣!”

蚕丛氏!

为人皇轩辕黄帝与蜀山氏女子生下的一子,天生双瞳,异象而显,人皇奇异之,乃使同样目生双瞳的仓颉教导之,得双瞳之妙。

成长为大,于岷山之下养蚕,教化一方有功,因而被称为蚕丛氏,其后更是被人皇赐封为蜀地的首领,后裔治理蜀地达千年之久。

赤龙火珠!

为三代之前,水患频生之时,于岷江作乱的一只异兽,头似龙虎,尾似鲤鱼,口喷猛火,浑身赤红,因而被称为赤龙。

禹王治水,携带大势,一斧将其劈死,得其体内宝珠,投入水中,岷江之水患不存,其后,宝珠时隐时现,根据阴阳家的记载,乃至被蜀山得到。

这两件东西,对于蜀山虽都珍贵非凡,但于蜀山的本源却是无碍,是故,楚南公很有信心得到这两件东西,若可,于自己所谋,裨益甚多。